澳门官方娱乐游戏平台

行业动态

在中国,MOOC 其实已改变大学教育的基础


2016年05月18日 孙志岗

图层-1.png

MOOC 诞生之初,“颠覆大学”、“教师下岗”之类的观点很多。四年过去,大学和教师都依然稳健,而 MOOC 却变了样子。当初因坚持做职业教育而最不 MOOC 的 Udacity,如今估值最高,率先成为独角兽。Coursera 和 edX 都开始侧重职业教育,许多大学老师也对课程缩水、转型,极力迎合职业教育的需求。职业教育确实比 MOOC 更刚需,自然也更赚钱。

在中国也一样,网易云课堂微专业的营收超过中国大学 MOOC 证书收入好几个量级。但在中国不一样的是,两大 MOOC 龙头,中国大学 MOOC 和学堂在线,都没有转型职业教育。而且,高校教师仍在孜孜不倦地开设新 MOOC。课程 1:1 还原校内同等的教学深度,甚至因为没有课时限制,反倒内容会更丰富。这绝不是因为我们比美国慢半拍,而是因为,MOOC 早已改变了中国大学教育的一个基础——评价体系。

对大学教师来说,能获评“国家精品课程”,是相当高的荣誉,全国总共不到 4000 门。在 2003 年 5 月教育部下发的《国家精品课程建设工作实施办法》文件中是这样设定评审方法的:

将委托有关机构和专家进行国家精品课程评审……公示期内如无异议,由教育部授予“国家精品课程”荣誉称号,并向社会公布。

可见“有关机构和专家”是评审的关键。我在大学承担的课,也有幸成为国家精品课。申报过程中,课程团队花费了大量精力做很多申报材料制作、整理、包装工作,且都是以专家视角为导向的。我多次向团队领导质疑这些工作的价值,因为它们对学生几乎没有任何帮助。但质疑归质疑,后来的职称晋升,很大比重是靠这些无价值工作换来的精品课称号。这就是 MOOC 之前教学评价体系的一个缩影。在这种体系下,着实有一些学生并不认可的水课程,成为了精品课;也着实有很多学生非常喜欢的良心课,注定没机会成为精品课。真没多少人在乎学生的感受。

“国家精品课程”几年前已停止评审,下一轮同等量级的项目叫做“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”,也就是“国家精品 MOOC”。2015 年 4 月的《教育部关于加强高等学校在线开放课程建设应用与管理的意见》中是这么说的:

认定一批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……采取先建设应用、后评价认定的方式

虽然没写由谁来评价和认定,但要求先建设应用,也就是先要在网上开出 MOOC,接受全社会的公开检验。学员对课程的评论,一定会对最后的认定者产生很大的影响。于是,做 MOOC 的老师非常注重学生导向建设课程。一些还不习惯这种角度的老师,确实遭到不少不礼貌的评论。

从自上而下官本位,变为自下而上的学生导向,这就是 MOOC 带来的改变。在教学意识上,高校教师终于开始追上培训讲师了。

但 MOOC 再好,完成率低,然并卵啊。从互联网的角度看,MOOC 创造的价值确实有限。但学校里的老师,已经真切感受到冲击。请允许我秀张炫耀图:

(责任编辑:小骆)

Baidu
sogou